首页 >> 徐霞客游记 >>大良村八队 >> 徐霞客游记-上林篇之佛子岭
详细内容

徐霞客游记-上林篇之佛子岭

  • 徐霞客从1637年(崇祯10年、即丁丑年)12月21日进入上林。《徐霞客游记》一共有60万字,他留给上林的游记有近1.4万字。在他的游记里,他考察的内容包括上林县的地理、民族风情、历史等方面的内容。他最感兴趣的是三里•洋渡一带的山洞,北到左营东岩,南到青狮岩,东到周伯隘,西到佛子岭,他在三里•洋渡一共考察了大约17个岩洞。徐霞客之旅主要有狮螺桥、五里桥(明代的牧马堡)、鸡笼山、三岐山、下金青狮潭、香潭籫笔山、洋渡码头(明代时的杨渡,明代三里参府哨所遗址)、独山(上林县五大新石器遗址之一)、三里汇水桥畔(八寨起义时代的摩崖石刻群)、三里城(徐霞客当年下榻的东阁——三里中心校和当时燃放烟花的石墩)、大梁村(明代汛塘村,汛塘浮石遗址)、韦龟岩(明镜岩)等古迹文化。

  • 《徐霞客游记》之上林 佛子岭
原文:
  佛子岭北岩,在城西七里汛塘村之西。佛子岭者,石山自西分支而东,东为汛塘、仙庙诸峰,而岭界其间,石骨嶙嶙。逾岭而北下,则韦龟村西坞之水,南流而抵其麓,倾入洞焉。洞门北向甚豁,中回环成潭,潭中潴水渊澄,深不可测,潭四周皆石壁无隙。闻其南有隙在水下,大潦雨水从北捣下,洞满不能容,则跃而出于山南之崖。盖南崖较高,水涸则潴于北而不泄,中满则内激而反射于外,其交关之隙,则中伏云。门右穿旁窦,南抵潭东涯上。其上有石高蛩潭旁,上与洞顶不即不离,各悬尺许,如鹊桥然。坐桥下而瞰深潭,更悠然也。
 





  佛子岭南岩,在佛子岭之南。其门南向,前有石涧天成若槽,有桥横其上。时涧中无水,即由涧入洞。洞外高岩层穹侧裂,不能宏拓。北入洞,止容一人,渐入渐黑,而光滑如琢磨者;其入颇深,即北洞泄水之道也。盖水大时北洞中满,水从下反溢而出此,激涌势壮,故洞与涧皆若磨砺以成云。





  佛子岭西北岩,在佛子岭西北一里,其门东向。韦〔龟〕村西坞之水自北来,又分流一涧,西抵此洞前,忽穴地下坠。洞临其上,外门高朗,西入三、四丈即止。洞南有一隙,亦倾侧而下,渐下渐黑,转向西南,无炬而出。闻下与水遇,循水西南行,即透出后山。乃知此村水坠穴,山透腹,亦与向武〔百感〕一辙也。
译文:
  佛子岭北岩,在城西七里汛塘村的西面。佛子岭,石山从西面分支往东延,在东面成为汛塘、仙庙诸峰,而佛子岭列在其间,石骨嶙峋。越过岭往北下走,就见韦龟村西面山坞的水流,向南流抵它的山麓,倾泻进洞中。洞口向北非常开阔,洞中回绕成水潭,潭中的积水渊深澄碧,深不可测,水潭四周都是石壁毫无缝隙。听说它南面在水下有缝隙,大水从北面冲捣下来,洞装满不能容纳,就跃出山南的石崖。原来南面的石崖较高,水干涸时就积在北面而不外泄,洞中水满时就在洞内激荡,然后反冲到外面,两面连结的缝隙,就隐伏在中间。在洞口右侧穿过旁洞,往南走到水潭东面的水边上。那上面有块岩石高高拱起在水潭旁,上边与洞顶不即不离,各自悬空一尺左右,如鹊桥的样子。坐在桥下俯瞰深潭,更加悠然自得。 

  佛子岭南岩,在佛子岭的南面。洞口向南,洞前有天然形成的石涧若像水槽,有桥横架在涧上。此时涧中无水,就由涧中进洞。洞外高大的岩洞层层隆起侧向裂开,不能往大处拓展。向北入洞,只容得下一个人,渐渐深入渐渐黑下来,但洞壁光滑得如同琢磨出来的一样;洞内进去很深,就是北洞泄水的通道了。大概是水大时北洞洞中装满,水从下面反向溢出到此处,激流的水势汹涌强劲,所以山洞与石涧都好像是打磨而成的一样。

  佛子岭西北岩,在佛子岭西北一里处,洞口向东。韦龟村西面山坞的水从北面流来,又分流一条山涧,向西流抵此洞前,忽然坠入地下的洞穴中。洞在山的上方,外面的洞口高大明亮,往西进去三四丈就到了头。洞南侧有一条缝隙,也是倾斜而下,渐渐下去渐渐黑下来,转向西南,因没有火把便出来了。听说下边与水相遇,沿水流往西南行,就能钻出后山。这才知道此村水坠入洞穴后,穿透山腹,也与向武州百感岩如出一辙。

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
非独立域名及认证网站,请勿直接进行款项交易,后果自负!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