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徐霞客游记 >>大良村八队 >> 徐霞客游记-上林篇之青狮南洞
详细内容

徐霞客游记-上林篇之青狮南洞

  • 徐霞客从1637年(崇祯10年、即丁丑年)12月21日进入上林。《徐霞客游记》一共有60万字,他留给上林的游记有近1.4万字。在他的游记里,他考察的内容包括上林县的地理、民族风情、历史等方面的内容。他最感兴趣的是三里•洋渡一带的山洞,北到左营东岩,南到青狮岩,东到周伯隘,西到佛子岭,他在三里•洋渡一共考察了大约17个岩洞。徐霞客之旅主要有狮螺桥、五里桥(明代的牧马堡)、鸡笼山、三岐山、下金青狮潭、香潭籫笔山、洋渡码头(明代时的杨渡,明代三里参府哨所遗址)、独山(上林县五大新石器遗址之一)、三里汇水桥畔(八寨起义时代的摩崖石刻群)、三里城(徐霞客当年下榻的东阁——三里中心校和当时燃放烟花的石墩)、大梁村(明代汛塘村,汛塘浮石遗址)、韦龟岩(明镜岩)等古迹文化。

  • 《徐霞客游记》之上林 青狮南洞
原文:
  青狮南洞,在城南二十里,西南与上林分界处,路由杨渡过江,东南四里乃至。其山石峰卓立,洞在山之下,开东西二门。东门坦下,门高数丈,阔亦数丈,直透山西者约三十丈,平拓修整,下壁如砥,上覆如幔,间有石柱倒垂幔下。洞之西垂,又有石柱一队,外自洞口排列,抵洞后西界,别成长榭;从榭中瞩外洞,疏楞绮牖,牵幕披云,又恍然分境也。西门崇峻,下有巨石盘叠为台,上忽中盘高穹。从台内眺,已不见前洞之顶,只见高盘之上,四面层回叠绕,如云气融结,皆有窍穴钩连,窗楞罗列,而空悬无上处。从台外眺,则西面三岐之峰,卓笔之岫,近当洞门中央,若设之供者。由台北下,奥窟中复开平洞一围,外峙巨石为障,下透中虚,〔若桥之度空。〕从此秉炬北入东转,其穴大而易穷;东从腋隘直入,其窍狭而甚远。计其止处,当〔不下十五丈,〕已逾外洞之半。此下洞之最奥处也。出小穴,复酌于西门之台,仰视上层云气叠绕处,冀一登,不可得。忽见其北有光逗影,知其外通,陆公令健而捷者从山外攀崖索之。久之,其人已穿入其上,从下眺,真若乘云朵而卷雾叶也。既而其人呼曰:“速携炬至,尚可深入。”余从之。乃从西门下,循山麓转其北,复南向攀崖跻。山之半,有门北向。穿石窦入,则其内下陷通明,俯见诸君群酌台上,又若登月窟、扪天门而俯瞩尘界矣。其上有石砥平庋,石端悬空处,复有石柱外列,分窗界户,故自下望之,不一其窦,而内实旁通也。于是秉炬东入,愈入愈深窅,然中辟亦几二十丈焉。东入既穷,复转西北,得一窦。攀而北上,忽倒影遥透,有峡纵横,高深骈沓。攀其东北,有穴高悬,内峡既峻,外壁弥更加削,只纳接受光晖,无从升降。更从奥窟披其西北,穿腋上透,又得一门,平整明拓。其门北向,其处愈高,吐纳风云,驾驭日月,非复凡境。其北腋尚有余奥,然所入已不甚遥。由其门出,欲缘石觅磴而下,其下皆削立之壁,悬突之崖,无从着足。乃复从洞中故道,降出至悬台下瞰处。诸君自下呼噪,人人以为仙,即余亦自以为仙也。倏明倏暗,倏隔倏通,倏上倏下,倏凡倏仙,此洞之灵,抑人之灵也?非陆公之力,何以得此! 
译文:
  青狮南涧,在城南二十里,西南是与上林县分界的地方,去那里的路由杨渡过江,向东南走四里才到。这里的山石峰卓立,洞在山下,开有东西两个洞口。东洞口平坦低下,洞口高数丈,宽也有数丈,一直向西穿透山腹之处约三十丈,平展地拓开,高大整齐,下面展开如磨刀石,顶上下覆如同筛慢,间或有石柱倒垂在筛慢下。洞的西边,又有一队石柱,从外边的洞口排列而来,抵达洞后西面,另外形成一个长长的榭廓;从榭廓中望外面的洞,稀疏的窗棍绮丽的窗户,筛幕高挂,云层绽开,又恍然分出一境了。西洞口高峻,下边有巨石回绕重叠成平台,上方忽然中间弯曲高高隆起。从台上向内眺望,已看不见前洞的洞顶,只见高高弯曲的上方,四面回绕层层叠叠,如云气融化凝结成,都有洞穴连接,窗权罗列,但悬在高空无处可上。从台上往外眺望,就见西面分出三岔的山峰,高耸笔直的山峦,近在洞口中央,就像设立的供桌一样。由平台向北下走,深窟中又开出一圈平坦的山洞,外边巨石矗立着成为屏障,下面穿透中间空虚,好像桥样越过高空。从这里举火把往北进去向东转,这个洞穴大而容易穷尽;往东从侧旁的隘口一直进去,这个石窍窄而十分深远。估计它到头之处,当不下十五丈,已超过外洞的一半。这是下洞最隐密之处。走出小洞,又在西洞口的平台上喝酒,仰望上层云气重叠缭绕之处,希望登上去一次,不可能。忽然看见它北边有光影逗人,知道它通到山外,陆公命令健壮敏捷的人从山外攀山崖去寻找它。很久之后,那人已穿进来在那上边,从下边眺望过去,真好像乘在云朵中卷在云雾中的树叶了。不久那人大呼道:“赶快带火把来,还可以深入。”我听从他的话。于是从西洞口下来,沿山麓转到山北,再向南攀登山崖。山腰上,有个洞口向北。穿过石洞进去,就见洞内下陷通明透亮,俯身见诸君成群在台上饮酒,又好像登上月宫、摸着天门而俯视尘世了。那上面有岩石磨刀石一样地平架着,岩石顶端悬在空中之处,又有石柱排列在外,分隔为门窗,所以从下边望它,不止一个洞穴,可洞内实际是四通八达的。从这里举着火把向东进去,越进去越深,中间杳然拓开,也几乎有二十丈。向东走到头后,再转向西北,找到一个洞穴。向北攀登而上,忽然倒影远远透入,有峡谷纵横交错,又高又深骄闻杂沓。攀到它的东北,有洞穴高悬,里面的峡谷既已陡峻,外边的石壁更加陡削,只接纳进光辉,无法上下。再从深窟中探索它的西北方,穿过侧边向上钻出去,又找到一个洞口,平滑整齐,明亮开阔。洞口向北,此处愈加高了,呼吸风云,驾驭日月,如在仙境一般。它的北侧还有别的幽深之处,但进去之处已不怎么远了。由这个洞口出来,想沿着石崖寻找石瞪下走,那下边全是削立的石壁,悬空高突的山崖,无处落脚。只得再从洞中的原路走,往下出来到石台高悬下瞰之处。诸君在下边鼓噪狂呼,人人以为是神仙,即便是我也自以为是仙人了。忽而明亮忽而黑暗,倏地隔断倏地相通,时而上时而下,一时是凡人一时又是仙人,这是洞的灵气,还是人的灵气呢?不是陆公的力量,如何才能到此地!

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
非独立域名及认证网站,请勿直接进行款项交易,后果自负!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