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徐霞客游记 >>大良村八队 >> 徐霞客游记-上林篇之十七
详细内容

徐霞客游记-上林篇之十七

  • 徐霞客从1637年(崇祯10年、即丁丑年)12月21日进入上林。《徐霞客游记》一共有60万字,他留给上林的游记有近1.4万字。在他的游记里,他考察的内容包括上林县的地理、民族风情、历史等方面的内容。他最感兴趣的是三里•洋渡一带的山洞,北到左营东岩,南到青狮岩,东到周伯隘,西到佛子岭,他在三里•洋渡一共考察了大约17个岩洞。徐霞客之旅主要有狮螺桥、五里桥(明代的牧马堡)、鸡笼山、三岐山、下金青狮潭、香潭籫笔山、洋渡码头(明代时的杨渡,明代三里参府哨所遗址)、独山(上林县五大新石器遗址之一)、三里汇水桥畔(八寨起义时代的摩崖石刻群)、三里城(徐霞客当年下榻的东阁——三里中心校和当时燃放烟花的石墩)、大梁村(明代汛塘村,汛塘浮石遗址)、韦龟岩(明镜岩)等古迹文化。

  • 《徐霞客游记》之上林 十七
原文:
  出洞,仍下山西北行,一里半抵独山。从其北而西,又一里半,饭于后营。杨君统营兵骑而送余,遂下山北行。东西两山,一石一土,相持南下,有小水南流于其中,经后营而南,金鸡隘之北,乃西南坠壑而去,即琴水桥之上流也。从此北望,直北甚遥;南望则金鸡石峰若当门之标。后营土山头南尾北,中悬两界之中,西南走而尽于三里,遂结为土脉之尽局云。 




  北行八里,有土脊自西而东,横属于两界之中,则南北分水之脊也,南入于杨渡,而北遂入罗木渡焉。逾脊北二里,为那力村,又三里为玄岸村。二村俱在东石峰之下,昔皆民居,今为八寨贼所踞矣。又北三里,水从直北去,路西穿土山之腋。一里西下,则土山复东西夹而成坞。又北十里,是为蓝涧,俱贼村矣。贼首蓝海潮者,家西山下。有涧从其前北流,溯之行,北一里半,有石山突于坞东,由其西麓逾小坡,即为周安界矣。又二里,一村在东山麓,曰朝蓝。前涧中有潭,深汇澄澈,自是而北,遂成拖碧漾翠之流,所云“蓝涧”者,岂以此耶?蓝涧本三里之顺业里属。今南抵那力过脊之地,俱为八寨余孽所踞,而蓝海潮则其魁也。由蓝涧而北抵罗木渡,南抵左营,中开天成直夹,皆土山也。其两石山:西为寨垒、都者、剥丁,东为罗洪、那良。东西皆贼薮。朝蓝昔本周安属,今北抵周安亦俱为诸蘁wù逆贼,造反者所踞,并周安亦岌岌矣。由朝蓝随涧东岸又北五里,转而东逾土山,北下一里,复行坞中。







  三里,出坞。又西行一里,始见前溪从土山西畔北注,与石山西峡之涧合而东来,遂有汤汤之势。涉溪北上,溪亦折而北,不半里,是为周安镇。数家之聚,颓垣败址,在溪西岸,而溪东膏腴俱为贼踞,不可为镇矣。所云镇者,是为周安,其西南为古鹏今作古蓬,其北曰苏吉今作思吉,总名三镇。盖界于八寨之中者也。今周安仅存,古鹏全废,惟苏吉犹故,昔有土镇官吴姓者,以青衫平民所衣服装居宾州,未袭其职。其子甫袭而死。后委哨官及古零司九司之一。兼摄之,而古零鞭长不及。前年,八寨贼由此劫上林库银,为上林县官所申,当道复觅吴氏之遗孤仍袭。其孤名承祚,才十二岁,父即前甫袭而死者。其外祖伍姓者号娱心,乃宾州著姓,游大人以成名者。甫自宾州同承祚到镇,见周安凋敝,以承祚随师卒业于苏吉。而伍适返周安,见余至,辄割牲以饷。土司以宰猪一味献客为敬。盖杨君昔曾委署此镇,见其送余,非直重新客,犹恋旧主也。








  是晚复同杨、伍二君北二里游罗隐岩。岩在镇之西北隅,乃石峰西断处。盖大溪南经周安之前而北至此,有土垣一周,为旧宾州南丹卫遗址,乃万历八年征八寨而镇此者。后卫移三里,州移故处,而此地遂为丘墟,今且为贼薮,可恨也。按《一统志》,罗洪洞在上林县东北四十五里,为韦旻mín隐居之地,则罗洪昔亦上林属,而后沦于贼者也。由土垣北直去为苏吉、罗木渡大道,由土垣西向入石峰隘,有数家倚隘侧,为罗寨村。村前石峰特起,岩穴颇多,但浅而不深。其西麓为罗隐岩,岩横裂如榻。昔有儒生过此,无托宿处,寄栖此中,题诗崖上,后人遂指为罗隐。其题句鄙俚,而诸绕戎巡逻的军官过之,多有继题其下者,岂以其为崔浩耶?是晚还宿周安,作谢陆君书畀杨。
译文:
  出洞来,仍下山往西北行,一里半抵达独山。从山北往西,又走一里半,到后营吃饭。杨君率领营兵骑马送我,于是下山往北行。东西两面的山,一面是石山一面是土山,相对向南下延,有小溪向南流在其中,经后营往南流,到金鸡隘的北面,于是向西南坠入壑谷中流去,就是琴水桥的上游了。从此处向北望去,正北延伸很远;向南望去,金鸡峰耸立如立在洞口的标杆。后营的土山起于南面,止于北面,中间悬隔在两列山之中,向西南延伸而后在三里城到了尽头,终于盘结为土山,是山脉的尽头处。

  往北行八里,有土山山脊自西延向东,横向连接在两列山的中间,是南北分水的山脊,南面的流入洋渡,而北面的便流入罗木渡。越过山脊向北走二里,是那力村,又走三里是玄岸村。两村都在东面的石峰之下,从前都有百姓居住,如今被八寨的盗贼盘踞着了。又向北三里,水流从正北流去,路向西穿过土山的侧旁。向西下走一里,就见土山又在东西两面夹成山坞。又向北十里,这是蓝涧,都是盗贼盘踞的村庄了。盗贼首领蓝海潮,家在西山下。有山涧从村前往北流,溯涧行,向北一里半,有座石山突起在山坞东边,由石山西麓越过小坡,就是周安镇的地界了。又走二里,一个村庄在东山山麓,叫朝蓝。村前山涧中有个水潭,蓄水深碧澄澈,从这里往北,便成了拖碧漾翠的水流,所谓的“蓝涧”,莫非是因为这个吗?蓝涧本来是三里顺业里的属地。如今南边到达那力村山脊延过之地,全被八寨的余党所盘踞,而蓝海潮是他们的首领。〔由蓝涧往北抵达罗木渡,南边抵达左营,中间拓开一条天然形成的直峡谷,都是土山。它两面的石山:西边是寨垒、都者、剥丁,东面是罗洪、那良。东西都是盗贼聚集之地。〕朝蓝本来是周安镇的属地,如今往北到达周安也全被众叛贼所盘踞,连周安也岌岌可危了。由朝蓝沿山涧东岸又向北走五里,转向东越过土山,往北下山一里,又行走在坞中。

  三里,走出山坞。又向西行一里,这才见先前的溪水从土山西侧往北流注,与石山西峡的山涧合流后往东流来,竟然有浩浩荡荡的水势。涉过溪水向北上走,溪流也折向北,不到半里,这就是周安镇。是个几家人的村落,墙垣倒塌房基残破,在溪水西岸,而溪东肥沃之地尽为盗贼占据,不能成为镇了。所说的镇的政区,这里是周安镇,它西南的是古鹏镇,它北面的叫苏吉镇,合称三镇。原来是隔在八寨之中的政区。今天仅存周安,古鹏全部废除,唯有苏吉仍然如故。从前有个姓吴的土镇官,以卑微的身份居住宾州,未承受官职。他儿子刚刚接受了官职便死了。后来委任哨官及古零司〔是九司之一。〕兼任代理州职,可古零司鞭长莫及。前年,八寨盗贼由这里去抢劫了上林县的库银,被上林县县官申告,当局又找来吴家遗下的孤儿仍让他袭职。那个孤儿名叫承柞,才十二岁,父亲就是从前刚袭职就死掉的人。他的外祖父是一个姓伍的人,别号叫娱心,是宾州的大姓,是个与大人物交游成名的人。刚从宾州同吴承柞到镇上,见周安镇凋敝,让吴承柞在苏吉跟随老师学完学业。而姓伍的恰好返回周安,见我来到,就宰牲口款待。〔土司把宰猪这一种食物献给客人看做是敬客。〕原来杨君从前曾被委任代理此镇,姓伍的款待我,不仅是敬重新客人,而且还怀恋旧主人。

  这天晚上又同杨、伍二君往北走二里去游罗隐岩。岩洞在镇子的西北偶,是石峰在西边断开之处。大溪从南面经周安的前边往北流到此地,有土墙一圈,是旧宾州、南丹卫的遗址,是万历八年(1580)征八寨时迁来镇守此地的。后来南丹卫迁到三里城,宾州迁到原处,而此地便成为废墟,如今快要成为盗贼聚集之地,可恨呀!据《一统志》,罗洪洞在上林县东北四十五里,是韦曼隐居之地,那么罗洪洞从前也是上林县的属地,是以后沦于贼手的。由土墙一直向北去是去苏吉、罗木渡的大道,由土墙向西走入石峰隘口,有数家人靠在隘口一侧,是罗寨村。村前石峰独耸,洞穴很多,但浅而不深。石峰西麓是罗隐岩,岩石横着裂开如像卧床。从前有个儒生路过此地,无投宿的地方,寄宿在这里边,题诗在石崖上,后人便指认为罗隐岩。他的题句十分粗俗,而出巡的诸将路过这里,有很多在它下面接着题诗的,难道把他当做是崔浩吗?这天晚上返回周安镇住宿,写了感谢陆君的信交给杨君。




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
非独立域名及认证网站,请勿直接进行款项交易,后果自负!
×